首页
关于我们
概况
大事记
观点与主张
新闻中心
企业动态
品牌展示
媒体报道
品牌资料
业务介绍
社区空间
商企空间
城市空间
智慧空间
投创中心
数信中心
福讯信息
市场合作
住宅
商办
城市物业
加入我们
人才招聘
社区乐跑
招采平台

2020.02.14

杭州日报 | 杭州一家7口3人确诊,整栋楼被封!物业管家:这时候辞职我还像个男人吗?

发布者 : 万科物业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老计是杭州某小区的物业管家。1月31日,因为从武汉回来的三名业主未及时上报,三人发烧,被确诊。老计负责的单元被封,小区也成了“重灾区”。

他成了这场“生活危机”的主角之一,再没回过湖州的家。他说:

“老婆、爸妈让我辞职。我不肯,他们已经不要看我了。其实我也害怕。”

“在湖州、杭州交界的卡点,1米高的围栏,老婆、爸妈和两个女儿就在那边,他们过不来,我也过不去。我这个大男人竟然有点想哭了。”


口述/老计
(42岁,浙江湖州人,物业管家)


那天早上9点,一位业主给我发微信,说他开车带着爸妈去医院了,爸妈有点发烧,他们是从武汉来的。

这户人家7个人,确诊了3例,小区瞬间成为了重灾区,整栋楼被封。



公司给我送来了厚厚的防护服,我要给楼里的业主们送菜、倒垃圾,要背上消毒液给电梯、地库消毒,要骑着三轮车去运送垃圾……

老婆打电话让我快辞职,可这个时候怎么能走?

这是我的责任。



01


业主没说他们从武汉来,结果发烧了

我是一名物业管家,在杭州上班,小区有800户业主,由我跟另一名女同事提供服务。

年前疫情爆发,小区管控一步步升级,我跟其他同事一样不敢松懈,老婆叫我多注意点,我说没事的,天天戴着口罩呢。

但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我负责的那个单元,居然一下确诊了3例新型肺炎。

记得很清楚,那是1月31日早上9点多,一位业主给我发微信,说他开车带着爸妈去医院了,爸妈有点发烧,他们是从武汉来的。

我楞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过来了。

我马上汇报给经理、社区。这户人家共7口人,10天前男业主的父母乘动车从武汉来,父母已经发烧两天了,他们隐瞒了这件事。

很快,120救护车来了,把这家剩余的几个人全拉去了医院做检查、隔离。

这户业主所在的楼一共有3个单元,16户业主还住在里面。政府工作人员3班倒24小时坐在单元门口守着,楼被封了。



▲小区出口封闭为一个


去过这栋楼的我的同事,包括保洁员都被隔离。业主去过的超市、药店、菜店、小吃店全部关停,店员全部隔离,甚至跟他们并排买包子的顾客也被一一找到隔离。

很快,这户人家被确诊3例,我们区因为他们成了重灾区。

公司给我送来了防护服、护目镜,我看着这一堆东西,有些不知所措。怎么才一个早上,就好像《生化危机》的电影开拍了一样,而我居然变成了主演之一。



02


老婆让我辞职,我偷偷离开家

这天晚上我忙到快12点才到家。业主们很恐慌,我的电话被打爆了。

还有好几个业主给我发消息:“老计啊,快别干了,没必要拿命来拼。”我很感动,他们都是真的关心我,但我当了逃兵,业主们怎么办呢,尤其是被隔离的业主,他们怎么办呢?

封楼这么突然,他们很多人家里根本没多少储备。

我家在湖州,距离杭州我服务的小区约40分钟车程,我天天回家。

到家的时候,老婆让我别进屋,我家旁边有间小屋,已经收拾好了,摆了张折叠床,就睡那里。

我说好的,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

老婆远远看着我,说,明天也别去上班了,这份工不要了,就算不为大人着想,也要为两个女儿着想。

我没吭声,怕她生气。

这一晚几乎没合眼,第二天6点我就起来了。我不敢让老婆给我收拾衣服,我给她打电话说了声,我走了,就真的走了

她气得在电话里一直骂我,说我怎么那么笨。

路上,我爸妈也打电话劝我别犯糊涂,赶紧回家。

我说,爸,这是我分管的小区,是我的责任,这个时候走了,还像个男人吗?就算要走,也要把这件事解决好了再走。

这天上班的路也格外艰难。很多地方都封道了,我到处绕路,整整开了一个半小时。

湖州到杭州交界有一个卡点,是我的必经之路。经过时,工作人员问我想好了吗,出去了就可能回不来了。我说已经想好了。

直到今天,我没有再回过家。



03


5个人管理800户人家,女孩流着泪保证到岗

平时我们9点到岗,现在8点全员就到岗了。

全员是5个人,本来有十几个,但是大部分都被隔离了,还有的是家里小区封了,出不来。园区的卫生是外包的,除了被隔离的,剩下的也都说来不了了。

我们剩下的这5个人包括两个管家、一个经理、一个前台、一个安全负责人。

前一天晚上,经理问我们能来上班吗,我们前台那个20多岁的小女孩流着眼泪说,虽然男朋友让他别干了,但是她保证一定来上班。

5个人果然都到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区800户都由我们5个来负责。

经理跟我们开会,他说,公司和社区都要给我们派人增援。社区有十多个志愿者报名,公司也在给我们安排人手。

我们说,小区都变疫区了,很多人一听小区名字都想绕着走,接触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吧。接触的人越多,风险越大。

经理说那好,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就咬紧牙克服克服。


▲没有保洁了,我们成了保洁员


没有保安了,安全负责人说他来当保安,把守小区唯一的出入口。

没有保洁了,我们5个人当保洁,扫地拖地,电梯、单元厅、地库每天至少两次消毒。

没有垃圾清理工了,小区里有4个投放点,每个投放点至少有4个垃圾桶,垃圾已经堆积如山,我们5个人开着三轮车过去,把垃圾一趟趟搬到车上,再运到垃圾清运中心。


▲开着三轮车清运垃圾


被封的3个单元,里面业主都被隔离了,所有的服务由经理和我负责,我做主导,毕竟这是我负责的楼。

前台和另外一个管家都是女的,这种危险的事情哪里能让她们碰,再说她们本来也忙得团团转。



04


我穿上了防护服,其实也害怕

事情发生得突然,公司到处搜罗,送来的也只有几套防护服,给被封的单元提供服务时必须穿上。

经理和我商量,那就我们两个人中每天一个人穿吧。

我穿的日子居多。这衣服据说一旦穿上了就不能脱,一脱防护效果就不好了。

这些天我每天要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2点,先把其他业主的事情处理好、其他楼栋消好毒,再穿上这套衣服全力为被封单元服务。

这栋楼的事情不忙完,我就不喝水,不上厕所。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穿防护服,之前以为只有一线的医生才穿,想不到我也穿上了。


▲我穿上防护服,背上消毒酒精,逐层消毒


特别闷,特别热,热得我里面只穿件棉毛衫都出汗。

经理帮我把防护服穿上,口罩、护目镜戴好,我背上满满一大壶消毒酒精就出发了。楼下守着的工作人员给我把门打开,我开始到处喷酒精,单元厅、地库要喷,每一层楼都要喷,电梯的按键也要清洁消毒。

这工作以前是保洁来做,一个星期消毒一回,现在我每天至少消毒两回,快速熟练掌握了这门技术。

到处喷好,我来给隔离的业主们送快递、倒垃圾。一共有16户,后来又有几户业主从湖北、温州等地区回来了,他们的服务也由我来保障。

确诊3例的消息让大家惊慌失措,很多业主连窗户都不敢开,觉得空气里都可能有病毒。被隔离的这栋楼业主有的一开始特别委屈,事情发生前他们都乖乖待在家不出门,可怎么就突然变成了高危人群?

他们的家门口贴了封条,楼下也专人把守,小区名字在各个群里反复被人们提到,大家讲着有关那户人家的种种细节。

小区里安静得可怕,没有被隔离的业主也几乎足不出户。

他们很害怕,我尽量安慰他们,但我其实也很害怕。


▲经理和我约定,那栋楼只能我们两个人进出


一个人背着消毒药壶喷药水的时候,尤其是走到那户人家附近的时候,我常常想,我会不会真的也会被传染,如果传染了,我的孩子们怎么办,小女儿才9岁。

我给老婆打电话,说我很想他们。老婆不想理我,她还在生气。

我让老婆给我送几件换洗衣服来,她把衣服清了一袋,直接丢在湖州和杭州交界的那个卡点,让我自己去拿。她根本不要看到我。

好像除了我们物业兄弟姐妹,没有人理解我。



05


业主给我们送吃的,80岁大妈送来营养品
人手太紧张了,我们5个都不回家了(也无法回去了),幸好小区里有宿舍,可以打地铺。

刚开始几天我们净吃泡面,省时间,也能最大程度不麻烦其他人。

过了最恐慌的两天,寂静的小区慢慢有人开窗了,他们看到了全副武装的经理和我。我们也把每天的疫情都通报给他们。

我们还是每天接到一大堆业主的电话,但电话的内容不再是单纯的询问疫情了,很多都是关心我们的。

我们没有N95口罩,业主们你几个我几个,居然凑了几百个送到前台给我们。

业主说,你们有饭吃么,我们说有的,除了泡面,偶尔还会用电磁炉煮点吃的。他们有人就开始给我们送饭了,红烧肉、鱼块,做得真好吃。

有个大妈快80岁了,她拿过来一袋营养品,说:“小计啊,这是我女儿从美国带回来增强抵抗力的,你一定要吃。”

还有的在网上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包括红牛什么,放在门岗,留的却是我的电话号码。这个快递一直没人拿,我们正奇怪,结果业主终于发来消息,说:“老计,我买了点吃的,你记得吃啊。”


▲业主们每天换着法给我们送吃的


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在感动着我。我觉得回来上班是对的,很值。

元宵节那天,我们特别去超市采购了一批汤圆。每个隔离户1袋,量不多,但尽量让每个业主都能吃上。他们关在里面,我们也心疼,他们关心我们,我们心里也是想着他们的。



06


和老婆隔着围栏见面,女儿送我一颗种子
2月14日晚上12点,那栋楼正式解封。

第二天,我挨家挨户给他们送解除隔离通知书,心里真高兴啊。

这一天,我终于可以不用穿防护服了,走路好轻松。

我们被隔离的兄弟姐妹们也慢慢都回来了,人手也没那么紧张了。

那户人家,确诊的3人还在医院,其他人也从医院隔离好,回了家,但还要接受居家隔离。

小区业主之前有人反对他们回来,但是这是他们的家啊。

我也去看了他们,他们十分配合和理解,我说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我讲。我也把这个情况跟其他业主讲了,其他业主听说他们要继续隔离,也就放了心。

我把这些消息都告诉给我老婆,她让我再去一趟湖州杭州交界卡点,说再给我送几件衣服,怕我每天臭烘烘熏到业主。

我就知道,她的气应该已经消了。

经理说,他陪我一起去。

我真的很高兴,到了卡点,更没想到的是,除了老婆,我两个女儿、我爸妈也都来了。卡点那边有个1米高的围栏,他们过不来,我也过不去。


▲我跟家人在卡点相聚,家里人都理解了我,真高兴啊


我们站在围栏两边说话,老婆笑了,她把清好的衣服递给我,我把业主表扬我的话都念给她听,还说公司表扬了我。

她笑着说我是个傻瓜。

小女儿硬要钻过围栏看我,她让我把手伸过来,我伸了过去,有个很小的球掉在我手心。女儿说:“爸爸,你要是想我,就看看这个。”

孩子们出生以来,我从没离开过她们这么久。

捧着那个小球球,我这个大男人居然有点想哭了。

回去我仔细看了又看,原来不是球啊,是我们老家山上一种树的果子,种在土里会发芽的,我打算种起来。

能回家的那天,我再拿回去给她看。


媒体合作

如有媒体合作及采访需求,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邮箱:vkggmjz@vanke.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梅林路63号梅林万科中心

关注万科物业说

全国统一服务监督热线

4009-51-51-51

关注万科物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