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8

身怀六甲逆行者 暖心管家王世修

发布者 : 万科物业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这是一个特殊的春节。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笼罩下,团圆节变成了“在家抗疫”的斗争,有人为自己焦虑惶恐,也有人为远方的亲人牵肠挂肚。与业主们朝夕相处,这样的忧虑在万科物业6014名网格管家心中放大了成百上千倍:家家“隔离”,网格里那位腿脚不便的老人家怎么买菜?楼道的卫生打扫得够干净吗?项目上有接触过疑似病例的业主正在隔离,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来自业主的消息让桌上的管家手机响个不停,一声声震动仿佛回声,回应着管家的关切与问候。

2020年1月29日,大年初五。傍晚时分,昆明万科白沙润园物业的所有员工都收到了项目经理乔世杰发来的“倡议书”:“各位同事大家新年好。近期疫情突然爆发,小区防疫形势非常严峻。1509名业主希望我们能够返岗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我们作为小区的防疫卫士,需要我们去共同面对无情的疫情,并齐心协力战胜它。若有战,召必回。病毒无情,人间有爱,一批批祖国英雄冲锋在前,逆行上岗!我们在感恩和感动的同时,更应该做得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我们的每一户业主……我倡议各位同事可以尽快返岗,为他们提供支持,为业主带来平安……”

“若有战,召必回”是响彻在当时所有万科物业人心里的冲锋号。看到群里的“倡议书”,白沙润园二期的网格管家王世修和大家一起在群里回复 “收到”。作为一个怀孕六个多月的准妈妈,她有一百个理由暂缓归期,大家也一定都能谅解。但她没多想,决定和家人商量,从老家返回昆明的岗位。

为业主买菜的王世修


塞进行李箱的一包盐

王世修拿着手机走进房间,把“倡议书”的消息给先生看,一向支持世修工作的丈夫提出了反对,情绪有些激动。

“不管怎么说,还是你自己的身体和宝宝第一位啊!你最好还是别回去。”

“可是崔姐接触了确诊病例,她家也有个宝宝,隔离在家里面,不方便照顾的吧?”

“让同事帮你一把不行吗?工作可以往后放一放,身体要紧!”

“那么多业主,仙丽她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呀。我自己身体状况还挺好的,现在小区也不让外人进,做好防护应该还是挺安全的吧?”

“我再想一下,我觉得你还是不回的好……”

他想了很长时间,和我提了条件:“你要回去上班,我支持你,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和宝宝,这样我们才能放心。”我先生一直都挺支持我的工作,他后来虽然答应下来,但是勉勉强强,很不情愿。那天晚上他都没有怎么讲话,一直是不高兴的脸色。

后来和爸妈商量,婆婆也是叮嘱了很久,大概有四十多分钟吧。我们在房里赶紧收拾第二天的行李,她在边上看着,过了一会儿到厨房拿了一袋盐塞给我,说:“用盐漱口可以消毒,你每天回家用盐水漱漱口。”后来拿来一点醋,说是给车喷喷醋,也可以消毒。又把家里的口罩、消毒水拿出来让我们带上,说多带一点,怕外面买不到、不够用。

第二天我们吃完午饭就上路了。先生开车,我坐在副驾驶。路上他一直在唠叨,

“你要注意啊,出门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

“多戴几层口罩,有手套就戴手套。”

“不要太累啊……”

他平时话不多,但遇到事情就会多叮嘱一些。我就一边答应着,一边劝他不要担心,有困难同事也会帮忙的。我们从曲靖出发,开了三四个小时才到昆明,路上还要查车、测体温,比平时久一些。

王世修帮业主买菜

此时的昆明,白沙润园的大管家张娜也悬着一颗心。她时不时就给世修打个电话:“你们到哪里了?”“叫你老公把车开慢一点,不要着急。”

“当时世修说要返岗,给我提了一大串问题:‘哎呀,我不回来,我的网格谁来接手呀?要是隔离的业主谁家有个意外情况怎么办?那么多家要送菜,你们怎么忙得过来呀……’我就安慰她,你不要着急,这些事我们几个分摊一下就好,有什么不懂的我们打电话问你,实在不行你再跟业主联系。你还怀着宝宝,多在家休息两天。结果她说:‘哎呀!那大家都在一线工作,我不回去,可不是拖大家的后腿吗!我身体可以的,我走得动,能照顾好自己!’我当时有点哭笑不得,说:‘你可别这样想,在家、在现场都是一样做工作。’她还是放心不下,说担心业主,要回来。世修平时就很执着,常常晚上六点钟大家都下班了,她还在办公室忙活,一定要把工作理清楚、做完整。”

得知世修坚持要回来,张娜不放心,和项目经理乔世杰还有同事们商量世修返岗的事,,后来大家还是决定尊重她返岗的意愿。此前,办公室的同事们已经商量好分工,把二期网格的空缺的岗位补齐。

王世修帮业主买菜

即便世修回来,也要尽可能减少她外出的机会,让她多在办公室休息。“我们都很担心她。当时口罩不多,我们坐办公室的就把口罩一天一换改成两天一换,省下来的口罩给世修,让她能戴两层口罩,防护的周全一些。”

收到世修平安抵达的消息,张娜稍稍舒了口气。希望世修回来后项目上一切顺利,可不要出什么岔子。


她当时急得都快哭了

已经在电话里磨了好几天,接触了确诊病例的崔姐依然不愿意去集中隔离。这天,社区下了最后通牒,中午12:00必须让她离开小区,否则就要强制带离。

11:00,社区的书记、社区网格的工作人员、乔经理、大管家张娜和世修来到崔姐家门口,准备最后再劝一劝。电话里崔姐情绪很激动:“凭什么又让我出去隔离?!这不是折腾我吗!我不去!”听筒里仿佛装满了火药,电话只好又交到世修手上。

崔姐是个年轻空姐,搬进来两年。她有个刚半岁的宝宝,因为飞行任务接触到了病人,遇上这种事她应该还是挺惊慌的。之前一直居家隔离,没有大问题。但隔离期快满时防疫政策发生变化,要求接触病例的也要集中隔离,她就特别不能接受。我理解她的心情,但之前已经有不少业主打电话在问,我们小区是不是有湖北来的业主?是不是有确诊病例?我担心要是有人进来采取强制措施,如果被其他业主看到会引起更大的恐慌,我们就赶紧再上门劝。

元宵节制作小卡片给业主送汤圆

她接电话的时候非常生气,一直在抱怨,“在家隔离得好好的!我的体温一直都没问题!”一直说了有十分钟。我们等她发泄得差不多,再来缓和她的情绪。我专门给隔离的酒店打了电话,让她确认那边有医生守着,卫生条件也是很好的。我说,姐,到时等你核酸检测结果正常、隔离期过去,对宝宝也会更放心些不是?大家也都为你担心呢。家里有什么不放心的,就交给我帮你看着,有困难你就联系我。我们都在这儿呢。

崔姐是个很有个性和主见的人,不是很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之前她家卫生间墙角渗水,还在保修期内,但她坚持刷白就好,先不维修。后来她要改造阳台,找物业要点漆,一来二去就熟了。应该是出于对我的信任,她后来觉得没有了后顾之忧,一咬牙答应了:“那行吧,我就去吧。” 我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我们物业有本台账,为每一户隔离的客户做倒计时,每天把这些信息都发给业主。他们看到公开透明的动态,心里就都不慌了。那天是3月2日,我们一看日子,说明天崔姐隔离就结束了吧?她家的狗还寄养在我们办公室呢,什么时候给她送回去。

项目经理乔世杰回忆道:“本来我们还是想让世修在办公室歇着,不要冒着风险到楼栋里去。但业主跟她熟、更听她的劝,旁人的话听不进去。一直都是世修在和业主沟通,我们也只是补充。”

在一旁的张娜看来,这次劝说却颇为艰难:“当时业主一直不愿意,世修就特别着急,说到最后感觉都快急哭了。她之前也劝了很多次,自己又怀着宝宝,真的很辛苦,可能是心里一下子也觉得很委屈吧。但一听到业主同意,她一下子就笑了,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从崔姐那儿出来,她就又赶紧上别的地方忙活去了。”


只好坐在台阶上喘一下

最让张娜担心的就是见不到世修的人影。“我们让世修在办公室休息,不要出去跑。大家都在的时候,她人在屋里坐着,等我们忙起来顾不上她,人就跑不见了。有天回来我没看到她,打电话又不接,我一下子就慌了,到处找。后来世修回办公室,我说:‘你上哪儿去啦!知不知道大家很担心你呀!’她就笑,说‘我上业主家去了,你们都在忙,我怎么好意思坐着呢!’帮业主送菜、代购等工作,都是她‘摸着去’的。”

王世修嘴上说着没事,看起来还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笑呵呵地和同事们一样在楼栋间奔波。然而在楼梯的转角处、超市的酱菜柜前,世修只能一个人面对身孕带来的艰难。

一天下来,整个办公室都不见人,大家都在外面跑呢,中午一两点吃饭是常事。虽然代购、买菜这些事平时也会做,但疫情防控期间工作量陡然增大,我还是有点吃不消。孕后期肚子比较大个了,走路会感觉很费劲。走得时间长,感觉肚子向下沉、向下坠,气喘的比较凶。

王世修为电梯按钮做防疫措施

平时可能走两步喘一下,但是那会儿两步就要多喘个三四口气,还戴着口罩。有时候只好走慢一点,有时候用手抬着肚子,实在走不动了,就找个凳子坐着休息几分钟。我记得有一次,已经送了5栋楼120户,手上还拎着7、8袋蔬菜,挺沉的,有十几斤吧。我感到累又没有凳子,就坐在楼道的台阶上喘了一会儿气。

特别累的时候,我也想调休两天。但当时疫情很紧张,很多同事因为封城没能返岗,我就盼着,等疫情缓和、不那么忙,再调休两天。也是每天给自己加油打气。有时候孕吐,经常会想吐但吐不出来,特别是在超市里经过熟食区,闻到酱菜柜飘过来酸酸咸咸的味道,反应就会比较大。我只好赶紧捂住鼻子,走快一点,赶紧绕到别的地方。

我自己的内心其实也不完全说是很淡定,毕竟当时每天病例几千几千地增加,又没有研制出新的药物。但是我想着,按照国家的要求和专家的建议做好防护,应该没有问题。出门去人多的地方就按家里叮嘱的,多戴一层口罩,回来没事就拿着洗手液洗手,每天都测体温,确保自己和宝宝的安全。这个病不是特别需要免疫力吗?我吃饭的时候就多吃点,算是增强体质。宝宝跟着我忙了一天也饿了,更要多吃一点。

项目上为业主们打包蔬菜上门赠送

乔经理说:“管家们服务业主,看起来都是小事,其实很麻烦。业主需要的物资这家有,那家没有,不能在一个点就把这些东西全买齐了。每家每户的还不一样,你要对着单子,然后还要算钱。 又是不同的楼栋,不同的楼层,他们要一户一户这样去送,有时候还得推着推车,很麻烦。封闭最严的时候,一整天送三十多户,送到晚上七八点。”

因为忙碌,世修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住在宿舍。“走回家要十几分钟,后来肚子大了走不动,有的时候我先生开车来接我回去,但他也很忙,赶不上天天来。他还是担心我的,忙完我们都会打个视频电话聊聊天。有时候忙到晚上九点钟,那个时候回家也很累了,还不如早点在宿舍休息。”直到3月初快休产假了,世修才每天回家。


爱笑得眼睛

老年艺术团的照片里,王世修戴着白色口罩,眼镜后的眼睛笑得弯弯的。“世修还是挺乐观一小姑娘,她总跟我们说:‘没什么,身体情况挺好的,能吃能喝,不会像其他孕妇一样特别累,什么都做不了。’她脾气好,也比一般人更有韧劲,业主的需求尽可能地去满足,是不服输的那种性格。我们平时有什么困难请她帮忙,她都很热情。大家都愿意和世修做朋友。”

快到情人节的时候,我们要给所有的楼栋做一次全面的消杀。当时楼栋的保洁阿姨担心消杀地风险,不太愿意去有隔离户的楼栋消毒,我就主动陪她去。六层楼的洋房有电梯,我们坐电梯上去再下来,算起来大概500层楼梯。阿姨们这一辈被感染的概率比较高。

王世修为业主家门进行全面消毒

我和她一起,阿姨不会那么害怕,我也跟着看一看有哪些细节能帮忙。我们把消毒水稀释到对人体无害的比例再喷,也是为了保护宝宝吧,我下意识地和阿姨保持1米的距离。不过阿姨个子比较矮,够不到防盗门顶端的消毒区域,我也就拿过喷壶来帮忙喷。同事们都为了疫情一起忙着,自己也不好因为一点点特殊就说是提前回家、休假,这个时候应该和大家站在一起,能分担一点的话,大家也轻松一些。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爱笑,小区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比较喜欢我。平时我在小区里跑来跑去地忙活,他们看到我都会说:“哎哟,老看到你在跑,你好忙呀!”

每天那么多业主的订单,我怕漏掉或者出错,一收到信息就复制下来到备忘录或者发给我自己,然后一项一项地来,这是我自己工作的一个小习惯。碰上给业主送快递,我也先喷一遍酒精再交给他,他们知道我消过毒了,也更安心一些。

这种关心都是相互的。9栋3单元有一家叔叔阿姨自己住,儿女在上海。平时百度地图不会查啊,WIFI弄不好啊都会找我。回来前我就想着,他俩一定需要我的帮忙。老两口平时吃得不多,我就隔两三天问一下叔叔阿姨要不要买菜。两位都是退休的医生,看到我也总是叮嘱我,小王呀,你要做好防护,肚子大了不能太累,要多休息。

元宵节上门给业主送汤圆的王世修

元宵节那天,我们组织了个小活动,上门给业主送汤圆。后来同事发给我一张截图,原来是书法吴老师在咱们社区的老年艺术团里发了一张我站在门口的照片,说我“身怀六甲,坚持一线!”,叔叔阿姨都在后面跟着点赞。我看了觉得心里暖暖的,自己的付出受到了业主的认可。

我来到白沙润园只有一年,之前两年在金域缇香做管家助理。刚来的时候,我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只有一点一点去问、去学。当时有一个网格的管家性格很好,我向他提问,他都会很耐心和我说要怎么做,言传身教,比如要怎样和业主沟通才会更加得体。当时有一家的房屋的墙面有点裂纹,业主认为是房子的质量问题,一直在抱怨。但同事站在相对专业的角度,和业主解释这是房屋的沉降期的正常现象,沉降期过去之后会好转,又安排了技术师傅帮他做了恢复,业主就彻底安心了。当时就觉得同事太厉害了,除了沟通技巧,“墙的沉降期多长时间”、“纹路是怎么引起的”等专业知识,作为一个管家他都能很全面地说出来,就感觉自己需要学的东西真的还很多。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情人节给小区业主送花

在这段疫情的工作中,我感到作为一个管家,不管遇到什么问题,要先站在业主的角度,尽量为他们着想。只有让他们觉得我们像朋友和家人一样,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和信任,才能沟通顺畅,这也一种成长吧。我也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大家出门就不用戴口罩了,想干嘛干嘛。

4月6日晚上,世修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体重五斤多。说起孩子,世修在电话里笑着说:“哎哟,都说太瘦了,但看起来不瘦啊!”可能宝宝也遗传了妈妈乐观、暖心的性格,“能吃能喝,吃了睡、睡了吃的,挺好带的。”看着孩子睡着时安静的脸庞,此前心里的担忧似乎可以放下了。

女儿乳名叫鲜鲜,寓意光鲜亮丽、美丽动人。祝愿鲜鲜像妈妈盼望的那样,健康快乐,茁壮成长。